葡萄大侠

不动如山,渴尘万斛

黑白无常


#me myself & I

↑这歌很好听

#观察路人

 

 

 

 

刚在携程订完飞机票,下周一早七八点,我将用屁股对着广州城say goodbye了,此时此刻我无比激动,在书桌前拍案大吼大叫,再做了五个蛙跳才冷静下来,想记点什么东西,记点这城市。

七月份在工作,我和姚先生前天去吃饭提起:当一大批人同时干同件事,其将成为观察者的天堂。我给她举例:你比如,我没事就很喜欢跑到珠江新城坐在花坛里看人家西塔东塔的白领下班。她深表同感,并说她陪老妈逛街时也喜欢坐在一边看路人。她觉得我在珠江新城上班很幸运。我想了想,定论下的很痛快:幸...

2018-08-08

烟雨与潮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地狱已空,缺我人头。

 

 

 

在姚先生建议下,我决定写写吧,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或再进步至十分之一,总之很少,我能讲出来的,说出来的,关于这生活,关于我。

今天整理东西时发现我的出生卡,10:28诞辰,3.5公斤,52厘米长,没比大家重多少,也没轻哪去,平均数据浮动范围。据我母亲口述,当天没下雨,没多云,空气清新,阳光明媚,恰好有风恰好冷。也即是说,十八年前公历1月11早晨10:28,一群普通婴儿在些普通医院出生,里头算我一个。性别女,姓氏王,家人给我取好名,登记完毕,我王某某算个合法自然人了。

王某某过着一点也不朝乾夕惕的日子...

2018-08-03

一豆一豆

#这篇能看到是缘分,因为我看不到(。)

#“不知如何抵抗lof的屏蔽。”

#丕司马


这班列车终末是黄泉,旅客们都知道,小曹却像去旅游,往人间极乐或无尽天堂。他每每出差会坐在廊边看风景,察觉幻想不再有。现也如此,他要爬下来,五个横杠将他送至下铺。第一步,脚疼,因为没穿鞋而横杠极硬,第二步,脚冷,横杠还是铁的,温度从脚心传上来,第三步不疼也不冷了,他思考起自己报名这列自杀火车的原因,第四步,没想明白,第五步,到底了,他穿好鞋子准备出车厢门去走廊,脚心回温。

他刚拉门,一个人正要从外面进来,与他撞个大满怀。小曹猛...

2018-07-29

因我真的江郎才尽

工作真的太忙了,朝九晚十(一),没时间读书没时间学习,写不出令我满意的东西,为了不侮辱关注我的旁友们。

我决定先不写啦。

2018-07-15

人如三月

#自由士无聊的癔语

#毕业


“以后有机会一起喝咖啡。”

听到这话,她撑着红伞预示鸿运当头,郑重朝我看来,目送我进考场。

从此以后,我和她即是两派毫无瓜葛的学生。我将在中国大学的院系里做笔记、写小说、上课走神,是宿舍里最不起眼的懒虫。她于次月十五日踏上远离家乡的征途,去往土澳贫瘠又富有的土地,打交道对象有各色人种各种人。

我写下这些时,身为青年人的朝气极尽消耗。我承诺过别人的未来,也从来不是至此以后的五十年或八十年,是从现起记,一秒,一分,时针转过一圈,只是一点点时间。我是这样一个谎言家。从恶如崩,善于插科打诨,擅改规则,最会赖不认帐。我是这样一个社会毒瘤。吃相凶恶...

2018-06-19

躺在漫山遍野



我父亲过世很早,大概他高考那年的四月,随爷爷入土一起入土,花开未败,心中的神策轰然坍塌,面对泪都流不出来的奶奶和不共戴天的姑妈,他决定了——我先死一死吧。

他这么想着,前脚伸进了棺材,后脚不慎扭了一下,只好卡在棺材口疗伤,疗着疗着又不想死了,起来准备拍屁股走人,结果前脚被死在棺材里的先者死死拽住,商量半天那人才松手放人。于是,我爸在他快四十岁的时候给我留了一封信,去浪迹天涯了。

我记得他平日喜欢把胡渣头发剃的很短很干净,手腕戴串他高中上课偷偷刻的檀木,新奇想法很多,爱打魔兽世界,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趴在床上看《资治通鉴》(无译文版的),或通宵看迪士尼。他还收藏《大头儿子小头爸爸》,我出...

2018-05-31

陪提奥老阿姨的单口相声

#我就知道我特么一定会手痒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和wyn同学聊天说起曹丕超喜欢吃葡萄,然后要个很中二的名字叫xx大侠

曾经在私下里真心嫌弃过……


2.当写手多久了?

小学就开始瞎写,同人17年开始。

我没有写日记的操作习惯,小时候看了阳光喔有篇范文,大概讲的是一头牛(?)的三生三世(长大了以后发现和莫言的某篇有异曲同工之妙)萌生了“啊我可以把想象的情景和内心的想法放到小说里!”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真的不知道。...


2018-05-30

负喧两话


#铁三角

02

从医院里出来后我开启了静音模式。主要原因有二,其一,胖子真的很烦,各种圈套我下斗,其二,我声带好像受了点损伤,用起来不是很灵便,话说过五六句开始卡嗓,胖子胡讪我这是被罚梦里偷听天机的不当行为。接着我厉声拒绝了他的邀请,肥油斗您自个儿下,兄弟我不去凑热闹了哈。

然后我不说话了。小哥又失踪,就我一人应付他,我这一不说话他就闲得发慌,左晃右晃,扰乱视野。他这样体格一入视野,那基本没其他东西什么事了,说得好听点,他占据了我全部世界。不仅如此,我家也给他占了。

胖子拉着回来的小哥像太监和皇帝并排坐在我床头,我把榻榻米抽出来铺地上,坐下不久就觉得这地理位置不好,被他俩居高临下瞧着,...

2018-05-25

负暄两话


#铁三角

01

杭州起了场热感,但店子有人光顾,我撑了两天还是躺倒了,这次生很久的病,醒来想起夜里梦到老朋友。我们仨坐在一张茶几前和位老先生学茶道。我不停和哑巴张说话,他目视前方,耳眉不侧,丝毫没管我在吐露什么深恩无付,胖子一旁插科打诨使劲儿应付老师,老先生见我们话说得狠了,便讲学完放课回去休息。

桌边日历很久没撕过,纸边发黄,停在4.10【宜不醉不休】。烧心程度高,学童险些没发现这日期是去年;程度低时,只我点杯小茶,坐席温书。

随后大家各自相安回房,我躺下大约三小时,被谈话声吵起来,伸手想去点灯,还是犹豫了一下,披件外套往屏风那里靠去。屏风那头是这时不哑的哑巴张,点支昏黄蜡烛,正和别...

2018-05-05

百万滞销·上篇

#原创瞎搞,有原型

  狗血三千,就一瓢!

 

白先生和阳小姐的故事 @榴莲大侠

 

 

 

【壹】

白藻斜刚刚和我讲,爸爸今天穿了套很好看的衣服。有小领结,白衬衫,正式的西裤。

我同他说,你爸爸基本每天上班都这样的,只不过外面再套一个白大褂。

藻斜想了想,笃定地告诉我: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贰】

2008年,早在白先生成为白先生之前,有天傍晚我回校取画材,突然意识到和他以‘我眼中的众人,众人眼中的男神’的身份做了十年好兄弟...

2018-04-21
1 / 5

© 葡萄大侠 | Powered by LOFTER